趨 勢 分 析

Trend Analysis

熱門關鍵字:響應式網頁

花37年研究AI

瀏覽數:9+ │2018/10/5

【原文:雷鋒網原創文章《李開復談未來工作:雖然會被AI取代,但誰說人類非得工作不可?》,作者:楊曉凡,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】

文、圖/雷鋒網

雷鋒網 AI 科技評論按:擁有 170 萬 Twitter 粉絲的李開復很瞭解如何吸引注意力。作為創新工廠的掌門人和前谷歌中國主管,李開復經常公開擁護人工智慧( AI ),並因此引發爭議。

他登上媒體頭條的預測包括:50% 的工作將被 AI 取代、中國將成為 AI 超級大國,以及華爾街的大型銀行將被 AI 接管。不過,李開復認為,我們並不應該擔心 AI 毀滅世界,而是必須接受它將帶來的巨大改變,尤其是 AI 造成的普遍失業。

李開復在 37 年前便已開始研究 AI ,他見證了好幾波創新浪潮(從專家系統到神經網路再到深度學習)以及變化無常的投資週期。“現在,我們終於迎來了 A I時代的開端,”他對 All Turtles 主編 Blaise Zerega 說道。

Zerega 在今夏早些時候對李開復進行了專訪,從而更好地理解目前的 AI 復興,以及為什麼常被認為工資水準低、無需太多技術的服務類工作,未來會變得薪酬更高、更加受歡迎。在李開復看來,精神科醫師、酒保和按摩師都是能夠抵抗 AI 侵襲的職業。

 

以下是經過精簡後的採訪內容。雷鋒網(公眾號:雷鋒網) AI 科技評論編譯。

 

Zerega:為什麼AI在復興?

李開復:約伯斯以前說過,將點串聯起來自然就成了線( connect the dots )。現在所有的點都已經就位。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點是名為深度學習的新演算法。有些人會說,這並不是新演算法,人們以前就知道深度學習演算法,但這種演算法確實變得更好了。人們發現了更加行之有效的(深度學習演算法)變種。

然而在 10 年前,深度學習演算法一直表現不好,因為沒有足夠的資料讓它起作用。如果你在 1 萬個語句或 10 萬個面孔這樣小規模的資料上運行這種演算法,它就會沒什麼用,並不比以前的演算法好。它需要大量的資料。

另一個點就是資料。如今,我們都變成了自願的小白鼠,不是嗎?不管什麼時候,只要我們點購買按鈕、用鍵盤搜索資訊,或者用 app 叫車、點外賣、網購機票,我們都會貢獻一條資料記錄,它們累積起來就貢獻了大量的資料。

因此,這是海量資料就和自願給這些資料做標記的人結合了起來。標記資料可以非常耗費成本,但它又非常關鍵。而現在,資料可以廉價地產生和存儲,Google 就推出了各種存儲海量資料的方式。這麼多的新技術就像是一張大桌子,讓大量的資料能夠得到收集、標記和存儲。之後,再將這些資料與更好的演算法連接, AI 才得以復興。

 

Zerega:所以,就是更好的演算法和更多的資料?

李開復:你可能會說,處理資料仍然很昂貴。但我們很幸運,因為所有這些深度學習演算法基本都是矩陣乘法。而恰好我們有面向圖形應用矩陣乘法的GPU 。英偉達很聰明,將 GPU 用在了AI。現在“線”被連接貫通了。這就成了首批應用,擁有免費資料的互聯網應用。而下一步將會是,進入其他擁有大量資料、但並非由我們這些“小白鼠”自願貢獻的領域。

 

Zerega:你想到了銀行業嗎?

李開復:是的,除了銀行,誰還有這樣的資料呢?他們有各種數值,還擁有客觀的結果,以及經濟價值。很明顯下一步將是銀行、保險公司、股票交易、信用評分、貸款決策,任何與錢有關的東西。這是下一波浪潮。

 

Zerega:你最近在哥倫比亞大學工程學院的畢業典禮上發表了演講,描述了 AI將如何顛覆世界勞動市場。如果所有的工作有一半都讓 AI 做了,未來會怎麼樣?

李開復:就哲學層面而言,誰說我們需要工作呢?數千年前,許多人都沒有工作。有些人寫詩或進行哲學思考。在中國,他們由贊助人贊助。在 500 年前的佛羅倫斯,他們由麥地奇家族(義大利著名家族)贊助。如果世界變得富有,就能為這些具有創造力、娛樂性和思考力的人提供支援。這可以是贊助。

其次,在一個富裕的世界,工作不一定是為了養活自己,可能更多是為了實現自我。或許屆時獲得收入的方式會與現在不同。或許大家會有基本津貼,比方說2000美元/月,如果你做了許多有愛心的事,你還能再得到1000美元。

 

Zerega:你說的是全民基本收入制度,但目前這只能是設想,許多人可能會失去工作。

李開復:說到真正的具體情況,我們現在不能一味地樂觀。在工業革命期間,一些工作消失,但其他工作也在同時誕生。社會維持了平衡。比方說,一個製造整輛汽車的人走進了生產線,與其他 28 個人以更高的效率生產汽車。更多的汽車被生產出來,這就形成一個良性循環。最終,它創造了歷史級的就業繁榮,儘管也有一些人失業。

而在 AI 革命中,大部分職業中的人就是被徹底地淘汰了。你無需創造一個中間商崗位來監督證券交易。你也不需要人類查看每筆貸款進行的情況。我們必須接受我們在消滅工作的事實,而且我們不能用天生的樂觀態度和工業時代的經驗,來期望 AI 會創造工作。這是錯的。 AI 不會相應的創造工作,它只會純粹地消滅就業。

消失的工作數量、工作類型,以及消失的速度,跟工業時代會十分不同。儘管如此,我們也有責任創造工作。我認為,服務行業是唯一的出路。 AI 有哪兩種事不能做呢?一是創造性的工作,二是社會互動。創造力很棒,我們可以有更多的科學家、藝術家、電影製作人、作家和詩人。但現實是,天賦異稟的人是很少的。

絕大多數的人將必須從事社會互動類工作,這也是電腦不太擅長的事。儘管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偽裝,但它沒有常識、自我意識和同理心,也沒有愛,而且溝通技巧很糟糕。因此,我們必須創造服務類工作,並提高這些工作的地位。不管薪酬是高是低,我覺得大家可能沒有別的選擇。人們需要接受能夠做的任何工作。

 

Zerega:其他工作呢?哪個最容易受威脅?你看過網上的砌磚機器人嗎?(如圖)

李開復:第一批受威脅的就是建築類工作。

 

Zerega:管道工程行業怎麼樣?鑽到地下,換上新的排水管,機器人似乎沒這麼靈活?

李開復:我們會以機器人能夠應對的方式更換管道。如果我們研發不出能夠從事目前管道行業的機器人,那我們就重新發明管道行業。這只是時間問題。要嘛一年,要嘛三十年,但我們終歸會解決的。

 

Zerega:能不能說一個 AI 或機器人可能無法取代的工作?

李開復:精神科醫師、能跟你聊天的酒保、按摩師、導遊等等。我們將需要招聘大量的社會工作者和心理治療醫師,來服務 50% 失去工作的人群。這些人需要有人傾聽他們內心的沮喪。

 

Zerega:不過,現在大家都在談論 AI 可能形成自我意識,或者是某種情感。這會發生嗎?

李開復:從現有的演算法來看,我們並不能確定這會發生。但凡事沒有絕對,我認為在兩種極端之間,作何選擇是很顯而易見的。一種極端是, AI 能夠做到人類所做的一切,這是埃隆·馬斯克( Elon Musk )等人的觀點。另一種極端是,我們人類有靈魂、有愛、有心,永遠也不會被取代。兩種推論都很合理。但如果我們被迫選擇一種極端,我認為我們必須選擇後者。如果選擇前者,你本質上就是在說生命沒有意義。我認為我們不可能走那條路。我們必須嘗試另一條路,而且這條路從目前的科學角度來說也更加合理。

 

via venturebeat,雷鋒網 AI 科技評論編譯

雷鋒網版權文章,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。詳情見轉載須知

【原文:雷鋒網原創文章《李開復談未來工作:雖然會被AI取代,但誰說人類非得工作不可?》,作者:楊曉凡,智慧機器人網編輯整理】